你好, 網站地圖
卡車之家,商用車互動服務平臺 全國
選擇地區
全國 北京 河北 江蘇 浙江 山東 河南 廣東 上海 四川 重慶 山西
掃碼下載APP

微信掃一掃下載詳情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詳情

輕卡 重卡 微車 牽引車 載貨車 自卸車 皮卡 掛車 專用車 總成/配件 電動車
卡車之家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卡車新聞 > 產業分析

新能源物流車“綠旗”到底還能舉多久?

卡車之家
小滌

某車企市場部員工

新能源物流車“綠旗”到底還能舉多久?

2020年1月11日,在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2020上,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科協主席萬鋼在致辭中表示,建議2020年底前新能源汽車財政補貼不再退坡。

隨后發言的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回應宣布:“我可以肯定的告訴大家,今年7月份不會大幅退坡。”

新能源物流車“綠旗”到底還能舉多久?

筆者當時恰好也在釣魚臺國賓館的會場,記得當場聽到這個消息,會場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經久不息。

畢竟這無疑給深處泥潭中的新能源物流車市場打了一劑強心針。相關數據顯示,2019年11月,我國新能源專用車市場(以新能源物流車為絕對主力)共計生產各類車型10565輛,比上年同期的2.24萬輛大幅下滑53%。

今年1-11月,我國新能源物流車市場僅僅累計生產4.73萬輛,比上年同期的7.66萬輛大幅下滑38.2%,也就是說大跌近4成。

新能源物流車“綠旗”到底還能舉多久?

面對慘淡的數據,市場上唱衰聲一片。人們紛紛在質疑,新能源物流車由政策驅動轉向市場驅動,能逆流而上嗎?“綠旗”到底還能舉多久?

但筆者卻認為,全球汽車市場都在朝著新能源發展,商用車的演變方向更是十分明確,短期可能震蕩但中長期前景光明。不拋棄不放棄,新能源物流車未來可期。

打鐵還需自身硬 出色的產品是終極殺手锏

前兩年在政策和資本的雙重推動下,涌現了諸多“油改車”甚至不少新品牌,但比較雜亂,產品參差不齊,導致市場上魚龍混雜,反而造成了新能源物流車市場口碑較差。

而今隨著行業形勢逐漸明朗,各企業間的差距逐步拉開,新能源物流車在輕量化、模塊化、智能化方面趕上或者超過傳統貨車甚至是乘用車的水平,產品力大幅改善。

新能源物流車“綠旗”到底還能舉多久?

產品日益出色的同時,隨著電池價格下降新能源物流車的購置成本越來越低。且新能源物流車雖然前期購置成本偏高,但是后期使用和養護成本低,這是燃油車比不了的。

物流市場的需求千差萬別,只要主機廠堅定發展信心,加大創新力度,提升產品品質,加強市場開拓,勝利只是早晚的問題。

新能源物流車“綠旗”到底還能舉多久?

運營補貼等舉措出臺 配套政策持續發力

從目前行業釋放的信息來看,補貼退坡將會逐年退坡,但是正如開頭信息提及的,退坡幅度會充分考慮市場的承壓能力。

另外,工信部苗圩此前在百人會上表示:“一次性調整,不如分段釋壓”,他表示國家正在抓緊制定相關政策,將在貨幣化支持政策逐步退出的情況下,出臺運營補貼、通行便利等后續接替政策。

新能源物流車“綠旗”到底還能舉多久?

目前已經有不少地方政府明確給出了運營端補貼政策,這種真金白銀的另類補貼就很給力。

畢竟新能源物流車采購成本提升之后,使用優勢與燃油車不可同日而語。此外,新能源物流車使用到一定年限之后,殘值幾乎為零,而燃油車還具備一定的折舊優勢。

路權政策加持 全國多城市為新能源物流車開綠燈

補貼逐步退坡后,不少企業喊出了“不要補貼要路權” 的呼聲,而相應的各地方對新能源貨車的寬容度越來越明顯。

北京、上海、廣州、天津等20多個省會城市對新能源車輛開辟了“綠色通道”;在天津等地,對特定路段通行的純電動貨車實行通行費優惠政策;濟南和成都將規定限制燃油貨車進城。

“公轉鐵”政策的推動和運輸格局的優化,也為新能源物流貨車帶來了新機遇,環保卡車將接駁“最后一公里”。

新能源物流車“綠旗”到底還能舉多久?

而且我們可以看到,出臺燃油車限行政策的城市越來越多,限行的范圍也來越大。

2019年12月19日-20日,由交通運輸部規劃研究院和中物聯物流裝備委員會聯合舉辦的2019年城市綠色貨運配送示范工程交流研討會暨第三屆城市新能源物流車應用發展研討會在南京順利召開。

會上發布了第一批綠色貨運示范工程城市運行分析報告,并公布唐山、秦皇島、南京等24個城市為第二批城市綠色貨運配送示范工程創建城市。

新能源物流車“綠旗”到底還能舉多久?

政策調整不僅是一場淘汰賽,也是為了更好的出發。從某種意義上說,補貼退坡或許正是新能源物流車在產品層面創新發展的新契機,強力助推其從政策驅動型的產業轉變為以市場為主導的產業。

溫室的花朵永遠長不大,唯有經歷市場風雨的洗禮,新能源物流車的美好未來才會真正到來。(文/卡家號:小滌)

  • 分享:
條網友評論
我要評論 意見反饋
棋牌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