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網站地圖
卡車之家,商用車互動服務平臺 全國
選擇地區
全國 北京 河北 江蘇 浙江 山東 河南 廣東 上海 四川 重慶 山西
掃碼下載APP

微信掃一掃下載詳情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詳情

輕卡 重卡 微車 牽引車 載貨車 自卸車 皮卡 掛車 專用車 總成/配件 電動車
卡車之家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政策法規 > 產業政策

政策加壓/一牌難求 輕卡上牌到底有多難

近日,北京地區的多家輕卡經銷商向筆者反映,藍牌輕卡上牌難的問題持續發酵。據筆者了解,除北京外,廣州、上海、石家莊、重慶等多地也出現上牌難的情況,當地經銷商和用戶的處境艱難。那么,藍牌輕卡上牌到底有多難?各地上牌新規是否過于嚴苛?

政策加壓/一牌難求 輕卡上牌到底有多難

一牌難求 多地輕卡上牌政策加壓

“受疫情影響,檢測場在4月7日才開始復工,現階段業務繁多,所以新車上牌的進度比較慢。另外,機動車審驗環節愈發嚴格,也是藍牌輕卡上牌難的原因之一。”北京正萬通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高金華透露,如今北京地區汽車檢測場嚴管輕卡上牌業務,查驗十分嚴格,一般情況下,凡是“超重”的車型,都不予以上牌。

事實上,自2019年“大噸小標”事件曝光后,全國范圍內對于藍牌輕卡的管控不斷加嚴,部分地區甚至停止受理所有藍牌輕卡的上牌業務。

筆者采訪得知,如今,廣州大部分輕卡經銷商的庫存車輛都無法上牌,6000多輛售出的藍牌輕卡同樣面臨上牌難的困境。

“確實存在這樣的情況。”廣州市某品牌輕卡經銷商雷洪(化名)告訴筆者,針對“大噸小標”問題,廣州車管所于去年11月開始加嚴藍牌輕卡的上牌審核,復工復產后,對于輕卡上牌業務嚴查嚴辦。“我們店里的情況還好,客戶比較好說話,大家一起商討出解決方案。可其他經銷商就沒那么幸運了,很多提車后不能上牌的用戶要求退車退款,讓經銷商焦頭爛額。”雷洪介紹說。

除廣州市外,重慶市的藍牌輕卡上牌難問題也未得到解決。今年3月,重慶車管所發布了《對輕型貨車注冊登記的最新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中提到,對車長超過5800毫米,排量大于2.8升或總質量4000千克以上的輕型貨車,一律納入嫌疑車審核。同時,查驗員需查驗車輛軸荷綜合、發動機功率,變速器擋位、貨廂材質等以判斷車輛整備質量是否超標。排除嫌疑的予以登記,確定超標的車輛不得辦理注冊登記。這樣一來,市面上此前積壓的大多數品牌的藍牌輕卡都面臨無法上牌的窘境。

“上不了牌的根本原因在于車輛不合規。”在接受筆者采訪時,河北同力汽車貿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溫善表示,石家莊對輕卡上牌的審核同樣十分嚴格,但好在并沒有采取“一刀切”的解決辦法。目前,合規藍牌輕卡沒有受到限制,正常上牌是沒問題的。“實際上,部分經銷商年前就對輕卡市場做出了預判,認為今年藍牌輕卡上牌難度會更大,所以也就不建議用戶提車了。目前來看,河北地區輕卡無法上牌的情況并不突出。”他說。

用戶難復工 經銷商難清庫存

“經銷商的日子是越來越不好過了。”在接受筆者采訪時,多位經銷商表示面臨的壓力與日俱增。

“目前,我們面臨庫存積壓的困擾,這些滯銷車型本該是當下十分暢銷的車型。比如負責向商超、網點配送的輕型貨車,往年此時是這類車型的銷售旺季,但現在基本沒人買。”北京房山的一家輕卡經銷商向筆者透露,藍牌輕卡上牌難的現狀,給新車銷售帶來了很大阻力,也加劇了經銷商與用戶之間的矛盾。他進一步向筆者解釋:“隨著此前銷售車輛的臨牌到期,已提車的用戶紛紛要求經銷商無條件退款,一旦達成退款協議(大多數用戶使用汽車金融),大部分經銷商難以承擔如此巨大的經濟損失。”

“復工復產后,輕卡上牌卡得那么嚴,讓經銷商來不及消化之前的庫存,這些車輛只能被擱置。”張溫善表示,由于各品牌對經銷商的年度銷售指標要求不同,所以庫存儲備也大不一樣。就石家莊地區的經銷商來看,提前做好應對準備的,庫存壓力相對較小,而有些判斷有誤的,其承受的損失則比較嚴重。

“與往年的銷售數據相比,1~3月,我們門店少賣了300多輛車。”高金華表示,在疫情和輕卡上牌難的雙重影響下,經銷商賣車壓力很大。“不僅如此,現在檢測場的驗車收費標準也不太統一,比如有些車型正常檢測費用需要1000元,而現在則需要2000~3000元,多出來的費用最終還是由用戶來承擔。”他說。

筆者調查發現,為維持生計,多數輕卡司機都是辦完臨牌就去拉貨。在應對輕卡上牌難的問題上,卡車司機選擇盡可能多地辦理臨牌來應急。而當臨牌申請次數用盡后,運輸從業者只能花大價錢去找“黃牛”解決車牌事宜。

“車輛上牌難意味著不能正常復工。”山東青島輕卡司機劉磊無奈地說,“對于已經上牌的司機來說,并非萬事大吉,在管控標準嚴格的地區也會遇到難上路、車輛被查處的風險。”

根治超載 需解決法規與需求之間的矛盾

“我們銷售的一些車型,確實存在不合規的情況。雖然在相關部門嚴格管控和治理下,各廠家推出了一系列輕量化車型,但貌似用戶并不買賬。”雷洪坦言,按照相關規定,藍牌輕卡總質量應小于4.5噸,核定載質量不得超過2噸,在運價持續下行的當下,司機標載運輸根本賺不到錢。

有業內人士指出,藍牌輕卡超載問題由來已久,客觀來說,這是廠家為迎合市場需求,將違規產品推向市場造成的。在張溫善看來,不合規的藍牌輕卡會模糊車輛使用界限,擠占中卡車型的市場份額。而借著整治重載輕卡的機會,可以實現整個運輸行業標準的統一。

“從政策方面來看,以前對輕卡市場的管控一直處于‘放’的狀態,而‘大噸小標’事件曝光之后,‘收’得卻有些過快,讓廠家和經銷商有些猝不及防。”商用車行業專家認為,治理超載有益于進一步規范貨運市場,但需要給車企和經銷商設置一個整改產品和消化庫存的緩沖期,更要加強檢測場的規范管理。

高金華也表示,僅靠經銷商來承擔損失確實不太現實,需要車企方面給予一定的幫助和扶植,共同走出困境。

“想要根治超載輕卡的問題,‘一刀切’的方式不可取,在嚴抓不合規車輛的同時,需要適當給予車企和經銷商一定的過渡期。”在業內專家吳坤看來,最關鍵的是要解決法規與市場需求之間的矛盾,比如考慮到輕卡用戶的基本需求,為藍牌輕卡設置一個相對合理的總重限值。

“如今,藍牌輕卡的載重標準本身就不太合理。經過多年發展,輕卡的技術水平、底盤配置、承載能力不斷提升,車輛完全可以裝載更重的貨物,而且這也是運輸市場發展的需要,如今,合理調整進城藍牌輕卡總質量限值已是大勢所需。”吳坤最后說道。

文章標簽:
  • 分享:
條網友評論
我要評論 意見反饋
棋牌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